避开熟人社交和兴趣入口的“静静”,要从情感服务中产生经济价值

2016-05-30

不知道从何开始,一遇到烦心事或者心情低迷时,“我想静静”成了我们的口头禅。

静静创始人杨际锋曾在多家上市公司从事人力资源工作,从职场小兵到上市高管,随着职位的晋升,他发现职场发展遭遇的天花板和逐渐失去的成就感常让他陷入一种壮志未酬的思绪。

“我们在充分享受物质充盈给我们带来满足的同时,我们的内心世界却被如影随形的烦恼逐步吞噬。现实生活中,我们遇到烦恼,一是可以通过自己内心的自我调整修复,二是通过外界亲朋好友的安慰与指点等。内因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但是外界的帮助可以让自己更好的认识自己与走出痛苦的困局。”杨际锋说道。

2014年杨际锋辞职创办静静,他的想法是基于“共享经济”,把有烦恼诉求的用户与乐于助人的“天使”进行连接,它最大特点则是个人利用闲置资源来提供服务。一方面,有烦恼的用户可以在静静平台里,直接免费获得其他所有人的热心帮助,也可以直接找到经过平台认证的天使,一对一付费情感安慰、答疑解惑、出谋划策等。另一方面,天使则可在平台上分享知识、经验、时间、技能,帮助别人化解烦恼的同时获得回报。

他举了个例子:某女失恋了,心情非常难受,也不方便告知身边的亲朋好友,这时候可以打开静静App,把自己的痛苦与状态说出来(可以匿名),瞬间就会有N多在情感恋爱方面的各个天使在线安慰到她,并给她支招,帮她走出情感困境。“其实这个关键不在于是否要付费,而是在于希望有人听你倾述,或者可以说你在享受别人的关注,以此来忘却自己的烦恼”。

在杨际锋看来,“静静”和“我想静静”的风行,看似是一个笑话段子,却没人在意它的延伸价值。直觉上告诉他,随着物质生活的不断改善,人们对精神心灵的追求,将是下一个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需要面临与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会逐步形成一种社会现象,或许也会变成一种新的商业需求”。

据杨际锋介绍,选择“天使”来作为服务输出者的称呼并不随意,自己以前在研读各种哲学名著的时候,发现对于古希腊人,天使是一个神奇的名词——“天使都具有出众的智慧和巨大的力量,她们毫不犹豫地执行着他们所分配的任务,带着极大的快乐提供给人们爱、智慧和指导。每一个人身边都一直有天使围绕,毫无例外,天使热切的寻找着机会交流”(希腊·神学)。

“静静的产品设计从‘心灵满足,自我实现’的角度切入,避开熟人关系社区,也希望摆脱地理位置和兴趣入口,从情感服务中产生经济价值,往更有实际意义的方向走”。杨际锋说到。

静静现阶段向用户提供的服务主要是偏线上的情感咨询服务。分为互助广场+一对一天使咨询。前者为任何人可以非常便捷的免费(或悬赏)发出自己的烦恼诉求,该诉求会通过后台推送给所有相关的用户,能够及时在线互动的解决用户的烦恼。后者的一对一天使咨询,则是根据自己的诉求,选择该领域较为擅长,同时自己也有意愿解答的天使,进行一对一的咨询沟通。5分钟的免费沟通时间后,进入收费模式,该收费标准现阶段定位在5-15元/半小时。

事实上,知识与技能共享领域的移动应用,从2015年初才兴起。和静静同领域现在发展较为不错的竞品有在行、大咖说、靠我、厅客、约单、快约、偶尔、松果倾诉平台,并且大部分已完成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团队人数基本都在50-100人。相对于这些平台,杨际锋认为静静的优势在于产品足够“轻”。无论是对于出售自己知识技能的天使,还是有烦恼诉求的用户,都用最“轻”的方式来实现二者的价值链接,因为产品只有两个功能,一是用户寻找能帮助到自己的天使,二是天使分享有价值的内容。

但杨际锋也坦言,产品目前仍然存在很多的问题,“极简、实用、走心、趣味”是产品改进与完善的方向,团队也一直希望坚持“极致体验、精准推广、持续开发”的原则。

在这里,杨际锋也向猎云网表示了他对产品设计上的看法:“如果你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抢夺和争取上面,你是没有办法成功的。你只能依靠预见未来的先知卓见,然后顺势引导用户就好”,这是杨际锋在他的偶像——Adobe的创始人约翰沃诺克那里学来的商业真谛。打造小而美移动应用,然后稍作引导,其他过程将由用户自动填充和完善。

“但静静以后会不会火,还是得看国人对情感需求问题有多大。”

静静的盈利模式很简单,交易金额佣金提取以及增值服务。未来还会坚持在共享经济领域,希望做一款大众化有社会价值的产品,实现人与人之间的价值与温情链接。

静静目前为20人的精简团队规模,开发与运营团队各占一半,开发团队平均30岁,运营团队基本为90后。创始人杨际锋曾任长丰汽车、三一重工、旭辉地产等企业的人力资源高管。据悉,静静于15年已通过众筹获得800万天使轮融资,目前正在积极接触A轮融资。

原文报道地址:

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178275